广州刑事律师more_tb
13178806596
广州刑事律师icon_10
广州天河刑事律师5
律师文集
广州刑事律师头像
陈桂雄律师
13178806596
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冼村路5号凯华国际7-9楼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
广州天河刑事律师4

广州刑事案例:传销的女大学生——取保后无罪释放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2-01-18 18:20:27

本故事根据真实案例改编。

“雄哥,我这有个女大学生传销的案子,下午过来一块听听…”

同行的涛哥突然找到我,他知道我辞职前是从事刑事犯罪侦查工作,对刑事案件比较敏感,让我过去帮忙看看案子。

一、男朋友

来到办公室,进门坐着一个皮肤黝黑寸头小伙,

“陈律师,您好,我是小蛮的男朋友,刚被派出所放出来”看到我们进来,十三边说边摘下口罩,深邃的眼神加上耷拉的大双眼皮、胡子拉碴,明明只是二十多岁,脸上却难掩疲惫。

“你也被抓了?什么情况?”涛哥疑惑问道。

“前天上午,有个陌生号码给小蛮打电话,刚开始我们以为是诈骗电话,就挂断了。上班路上,陌生号码给我打电话,刚接通对方就直接说出了我们的名字,称自己是警察,也报了警号。和我们确定是AB商城的会员后,就让我们等他们过来,我就向单位领导请假了…”

“请假的记录还在吗?”我插了一句。

“当时微信请的。警察到了我们的出租屋,问我们哪些东西是在平台上买的,之后就把我们和平台上买的东西都带到派出所。我和小蛮被分开调查,再见到她时,警察已经要把她送去看守所了。我很担心她在里面被欺负…”

“警察为什么抓你们?”见到十三偏离正题,涛哥提问了一句。

“警察说AB平台涉嫌传销,我们都有下线,要调查我们。我当时… 当时就应该制止小蛮…都怪我”十三突然哽咽

“警察问了你什么问题?”看十三情绪不对,我提问了句。

“他们问了我很多问题,主要问我,是谁推荐我注册这个平台的,我推荐给了谁,怎推荐的,赚了多少钱,问我小蛮那边的情况…了解完这些后公安说我的情况不严重,过了24小时左右就把我放了。”

 

“说说这个平台吧”十三是嫌疑人,一定知道比较多的情况,我继续引导他,试图挖出我想要了解的“真相”。没有引导,当事人往往会讲述太多与案件无关的内容。

“这个平台和京东有点类似,也是网上购物平台,上面有很多购物模块,不同模块有不同的玩法…”

“公安主要问了哪个模块的?”

“主要是C模块的,这个模块的模式是这样的…”之后十三向我详细介绍了这个模块的具体玩法,如果不是有亲身参与过,是绝不可能可以像十三这样详细介绍出来的。

“这个模块有两个问题:第一,是可以跨3个层级收益的;第二,加入有门槛要求…所以,公安在这个案子的定性,我觉得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听完十三的介绍,我根据多年的办案经验,结合法条的规定,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担心十三不理解,我还向十三详细的分析了这个案子的构罪和难点。

“根据规定,构成传销的要点是发展成3个层级,下线人数达到30人就可以入罪了,这30个人不是都要嫌疑人发展的…”

“我现在主要是想先请律师去见下小蛮,公安说她态度不好,没有老实交代,我害怕她在看守所被欺负。”十三有点着急,打断了我。

“行,那就先签下委托,我们先去见见她了解情况。”

接下这个案子后,我们与十三核实了更多关于案件的细节,从他身上了解到公安机关的办案方向、思路和态度,为会见小蛮提供了很重要的信息。

先前办理的案子,大部分家属都是一问三不知,即便知道点情况,也没法像十三这样比较清晰完整表述。

十三和小蛮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对于没有步入社会的大学生来说,无疑是天降横祸。

希望,十三能成为这个案子的转机,绝处逢生。

 

涉嫌传销的小蛮被抓的第二天,男朋友十三便找到我。担心小蛮涉世未深而吃苦,十三在我分析后便着急的让小蛮家属签订委托。

 

二、疫情下的看守所

2020年的6月,似乎比以往时候更热,在这疫情爆发的严管期,律师要想到看守所见当事人,除了每天蹲点抢号外,还需要准备健康证明、核酸检测报告等材料。

即使有核算检测,忙活到最后也只能是通过视频会见,这珍贵的会见时间也只有短短的半小时,仿佛时间长了病毒会通过视频传播一般。

Y看守所坐落在山脚下,四周荒芜,顶着炽烈的太阳,爬过空荡荡的斜坡,路过一个军营,便到了看守所。

到看守所时已是下午3点,前面还有几个律师在太阳底下排队等候,笔挺的衬衫早已被汗水湿透,变得像皱皱的抹布。

Y看守所门口有个L形的小平房,先前是为方便家属送衣物而设置。因为疫情影响,防止律师携带病毒造成传染,已经被改造成视频会见的场所。

在这里,律师只有半个小时的见面时间,视频一旦开启便会自动倒计时,时间一到就自动关闭,不留一点机会。

仔细计算,运气好提人快的话,扣除提人的时间,还有20分钟可以聊。

想到以前做警察,讯问嫌疑人,没几个小时下来,根本没办法把案件事实了解清楚固定下来。或许是过去从警生活的影响,执业以来,我第一次去会见的,无论案情是简单还是复杂,光是了解案情,基本都得花1个小时以上的时间。现在这20分钟能聊出什么?我摇摇头,不禁无奈的笑了笑。

 

三、23分钟

见到小蛮,已经将近4点半,屏幕上倒计时还有23分钟。

小蛮头发散乱,即使隔着视频、戴着口罩,也无法掩盖她的恐惧和疲惫,我想这应该是一个失去自由的大学生最真实的反应吧。

“小蛮,你好。我是你男朋友十三找的律师,我姓陈…公安机关到现在问了你几次,都问了什么问题?”时间关系,做完简单自我介绍后我直接进入正题。

“就派出所一次。警察说我犯罪了,问我做了什么事情,我说我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觉得实惠,就分享给了我男朋友十三、室友和我的家人,其他的我不知道了,我没有和其他人分享过。

警察还说我在公司有职位,我说我大学还没毕业,怎么会有职位。他们还问我到现在取了多少钱,我说不记得了。

问我上线的是谁,我说是安哥。就问了这几个问题。”

“还有吗?你好好回忆回忆。”按照我的经验,24小时传唤的讯问时间,警察不会只问这么简单的几个问题。

“没有了,大概只有这些,当时警察说我不老实,态度恶劣,我情绪比较激动,和警察吵了一架,现在印象里只有这些了…”

“好,那现在换我问你。你都分享或发展了谁,怎么发展的…”感觉小蛮思维混乱,再这样下午估计也说不出什么,等不及让她慢慢回忆,我就直接提问了。

“我让他们扫二维码分享的,暑假的时候,应该都是面对面…”

“你的一共有几层?下线有多少人?”

“他们说我有5层,一共300多人…”

……

“好了,再最后和你确定下,你说你除了几个亲近的人,其他人都没有分享过,那你底下300多个下线是怎么来的?”

“我是在之前的一个项目里分享的,后面平台出了一个新的项目,就自动承接过来了。”

“自动承接?什么意思?”本以为了解清楚了案情,小蛮的一句话又让我开始陷入了更深的迷惑,难道这背后隐藏着更大的信息。

“就是本来有些应该不是我的,没时间了,具体的你可以问下十三…”小蛮话还没说完,电脑屏幕便黑了,视频见面的时间已到。漆黑的屏幕上只留下了小蛮那句无法说完的话。

 

从看守所出来,当事人小蛮最后留下的句“是自动承接”,一直在我脑中萦绕,到底是怎么自动承接的?为何会自动承接?

四、批捕

到了律所,我马上联系了十三,已经迫不及待的向他了解更多情况。

“你之前说过平台有多种模块,那模块之间有什么关联吗?”我试探性的问十三,毕竟现在还在侦查期,十三又曾“涉案”,不能把具体案情泄露给他。

“没什么关联吧,其中C模块的内容只有C模块会员才能看到,其他的会员是看不到的…”

“那其他模块的会员能转为C模块的会员吗?”我有点着急的追问十三。

“可以的,只要扫码C会员提供的二维码就可以成为C模式会员。”

“那小蛮是怎么成为C模式会员的?”我疑惑问道。

“她当时好像是注册了个V模式的会员,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成为了C模式的会员,当时因为V模式亏钱,她就开始在C模式购买了点东西…”

之后十三将他们2019年暑假期间回老家的所有经过一一告诉了我,包括怎么向亲戚朋友借用手机卡号注册V模式会员,平台期间出现的无法提现时小蛮垫付钱的情况等等。

了解完事情的经过后,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在我脑海中浮现,V模式之中可能存在某些特殊情况可以直接成为C模式的会员。毕竟,总会有一个人是第一个C模式会员,但是如果开始仅仅只有一个,这个模式不至于在短短两三个月内大规模爆发,所以一定有很多像小蛮这样的人,成为第一批“小白鼠”。

之后,我让十三试着去搜集当时小蛮推荐亲戚朋友成为V模式会员的证据,十三想尽办法,最终还是没能找到很有利的材料。

我提出的无罪的法律意见,也因为缺乏有力的证据支持,终究沦为纸上谈兵,无法阻挡检察院批捕的决定。

最终小蛮还是被检察院批准逮捕了。

逮捕后的2个月,我又陆续去见了小蛮几次,但公安机关一直没有提讯小蛮。

 

五、突破

很快,案子便移送审查起诉,终于等到可以申请查阅案卷材料的阶段。

看完案卷材料,我才猛然意识到检察院批准逮捕的原因:

整个案卷卷宗里,没有任何关于V模式的资料。除了我当事人小蛮的供述外,也没有其他任何人再提到V模式,只有零星几个同案人员提及“老会员”的字眼。

根据在案证据显示,我的当事人小蛮,不仅发展了几百个下级,还从中获利了几十万元。

既然案卷里没有V模式的相关资料,那么下一步工作就很明确了,只有证实这个V模式的存在,以及V模式和C模式之间的关联,从中突破,这个案件才可能有转机。于是,我又联系了十三。

“看完了证据材料,我觉得我要是检察官,我也会批捕的,证据对你们太不利了…”

“那之后怎么办?”十三着急的看向我。

“先问一个问题,你真确定小蛮没有推荐其他人成为C模式的会员?”

“好像没有,她就自己弄了个小号玩。”

“好,根据我们的分析推测,这里面大概率是有部分其他模式的会员被系统自动转换成C模式的会员。

如果是这样的话,还是可以做无罪辩护的,小蛮还有希望。如果不是,后面我建议走认罪认罚,减轻罪责…”我和十三说出了我的设想。

“那我呢?我可以做点什么?”十三问。

“之前让你找的证据,你继续找找看,证据始终是关键。”

“能找的我都找了,我再让她姐弟帮忙找找看吧。”

“嗯,我们也会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找到些材料的,你不要太大压力,天无绝人之路。”看到十三有点颓丧,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

之后的半个月里,我基本都泡在网上,直觉告诉我这个所谓的电商平台,不可能在网络上销声匿迹。

皇天不负有心人,通过多次更换关键词搜索,终于找到了关于V模式的证据。

“网络上的介绍和小蛮的说法几乎一致,可以相互印证,这个案子有希望了。”我兴奋的把我的发现告诉十三。

那天晚上,我连夜加班,删删减减,最后写出了一份4000多字的法律意见,加上搜集的证据一起装订成册,形成了一本法律意见材料。

接下来,就是背水一战——见检察官。

 

从网上找到了关键证据后,我连夜加班准备辩护法律意见,这起传销案件,从接受委托至今也快7个月了。

每次去见涉嫌传销的小蛮,她男朋友十三,总会让我带着情书去安抚。

希望,这次之后,他们可以面对面诉说感情,不用我再夹杂中间。

 

六、检察官答复

一般情况下,如果是争议不大的案件,我会先通过电话和检察官沟通法律意见。

这个案件比较特殊,为了争取更多的时间,确保法律意见的效果,我决定直接申请和检察官面对面交流法律意见。

“检察官您好,因为这个案子确实存在些问题,所以才这么着急的约您面谈,耽误您时间了,不好意思。”

“听取意见有助于我们对整个案子的判断,有什么需要交流的,您可以直接发表您的法律意见。”检察官30来岁,统一式的齐肩短发,显得很是干练。

“首先,要和您沟通的是我们认为:关于这个罪名,《刑法》惩治和打击的是起到统领作用或积极参与传销而发展壮大传销组织的行为,也就是所谓的组织者、领导者。

关于组织者、领导者,我们认为《刑法》处罚的组织、领导传销的行为应该是发起人、决策人、操纵人,或为传销活动的前期筹备、初步实施、未来发展实施谋划、设计起到统领作用的行为。如在传销初期,实施了确定传销形式、制定规则、发展下线和组织分工等宣传行为;在传销实施过程中,积极参与传销各方面的管理工作,如讲课、鼓动、威逼利诱、胁迫他人加入行为等等。这个观点我们也在法律意见里面体现了。”

“嗯,您接着说。”检察官点了点头。

“根据小蛮和我反馈的情况,她是在V模式里分享给的亲属,在C模式中并没有推荐任何其他人。但是我通过阅卷发现,公安机关却没有调取任何关于V模式的证据。”听到这里,检察官突然抬头看了下我,我顿了顿,继续发表我的法律意见。

“这里我提交下我们从网上找到的一些关于V模式和这个平台的一些宣传资料。根据资料显示,平台会根据新会员的情况,自动分配并绑定给老会员,这点我们提醒检察官注意,希望检察院能依法予以调取和查明。”

“你想表达的是…”

“我想表达的是,我认为我的当事人小蛮在C模式中是没有推荐任何人的,也就是没有发展任何下线,她并没有对C模式的发展壮大做出任何贡献,并不符合本罪的构罪要件,也不是《刑法》的打击对象。

而且,同案犯中,也有几个老会员提到他们是被动转换为C模式会员。我的当事人小蛮在C模式之前便是平台的老会员了,所以我们有理由怀疑平台存在嫁接绑定下线的情况,公安机关关于小蛮有发展300多个下线的指控存疑。”等不及检察官说完,我就继续补充了。

“关于自动被转换这点我们也注意到了,这个点我们之后会予以核实,如果属实,我们会依法处理,给小蛮一个公正处理。你还有其他补充的吗?”

“既然存在这种情况,如果确实属实,我希望能够对鉴定意见重新进行鉴定。除了刚才说的问题,鉴定意见还存在着以下问题…”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又和检察官分享了我关于这个案子鉴定意见和指控金额的看法。

“以上是我对整个案子的法律意见,还希望检察官您能考虑到这个案子的情况,以及我当事人是个大学生的特殊身份,能否先对我的当事人取保候审,避免错误羁押。”发表完法律意见,我试探性的提出取保申请。

“这个孩子的情况我们了解了。但是现在还不行,你知道的,这个案子牵扯重大,但如果查清属实,我们会先取保的,这个你可以放心。”检察官的答复,让我看到了一丝曙光。

 

七、无罪释放?

“陈律师,检察院来电话,让我明天下午去看守所接小蛮!真的是太感谢您”半个多月后的一天,十三兴奋的给我。

“好,那你要注意…案子总算告一段落,之后就等着最终的结果了,这个案子无罪释放的可能性变大了!”我又和十三唠叨了几句,提醒他注意事项。

小蛮已经取保候审出来了,压力减轻很多。

等到可以查阅补充的案卷材料,小心翼翼的翻阅最新的案卷,生怕错过任何新的材料。

所幸,检察院采纳了我的意见,对我提供的情况进行重新鉴定:

小蛮的下线人数,从300多变成0,这意味着,小蛮的情形不符合传销罪的3层30人的追诉标准。

打铁趁热,我立马补充了一份新的法律意见,充分论述了该罪的入罪标准和小蛮的出罪理由。

半个月后,我收到了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认定小蛮不构成犯罪。

至此,小蛮在被关押了100余天后,终于重获新生,回到校园,顺利毕业。

上空的乌云消散,光明终于到来。

广州刑事律师网,陈桂雄律师咨询电话:13178806596(微信同号),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冼村路5号凯华国际7-9楼。
Copyright@广州刑事律师网
一键咨询陈律师13178806596